我为什么离开Google 投身区块链
 发布日期: 2018-02-01 16:28:40
 
来源:投资家网

  原文作者:Alex Feinberg,于1月23日发布于 Medium

  翻译:倪琛,发布于阿甘社区

  原文链接:https://hackernoon.com/why-i-am-leaving-google-for-blockchain-endeavors-8394d06a0a8d

  在一个信息自由流动的世界里,拥有庞大规模和显赫地位的组织越来越不适宜生存,因为他们任何虚伪的举动都会被刻在数字记录中。

  刚刚过去的冬假见证了一件疯狂的事情。一家在感恩节的时候估值仅相当于一家地区银行的fintech公司,在新年前几乎达到了高盛的估值水平。通过对其代币XRP的机会营销,RiPPle 在一个月内实现了高盛花了将近150年所达到的估值。

  这样的情况能持续下去吗?

  从中长期的角度来说绝对不能。但是,这意味着每家寻求出路的fintech公司都会想要提供他们自己的"XRP",而数十亿的资本将涌入旧金山和其他加密货币集中的城市——这是无法避免的,因为人类天性好赌。

  在经历了Facebook,Twitter和Square的IPO以及Uber和Lyft这样的独角兽之后,湾区人民对房地产价格以及生活成本的爆炸性增长已经司空见惯。

  可以想象的是,类似数量的资金将紧追随后到来的代币销售,房地产和一般消费价格也将水涨船高。

  我从区块链创业者们那里得知,两年前可以获得50万美元种子融资的一个demo,现在可以轻易拿到人们抢着投来的2000万美元。

  请记住,旧金山一个年收入10.5万美金的四口之家如今被认为是“低收入”,因为当地生活费用是全国平均水平的1.5-3倍。如果近期科技的快速增长能够反应未来几年的增长态势,那么没有理由认为淹没这座城市的新一轮风投不会将这个门槛提高到13万美元左右。

  这意味着尽管我的许多同事收入在美国人口中排前几个百分点,他们可能发现自己仍然和过去几年一样在与“士绅化”抗争,无法承受居住在他们工作的城市附近。

  大规模的资本流动就像气候活动一样,可以压倒价值数千亿美元的企业。任何一家公司都无力阻止这场金钱季风。

  这些是不是非理性泡沫的典型迹象?当然是了。

  但这也意味着,从现在开始的十年之内,将有新的一批树木得到额外充沛的雨水量,成长为巨大的红杉。

  这又是什么意思呢?让我们先来看看以下事实:

  - 唐纳德·特朗普当选了总统。

  - 人们对媒体的信任处于历史最低。

  - 人们对联邦政府的信任接近历史最低。

  - 人民宗教组织的信任处于历史最低。

  - 人们对大学的信任低于以往任何一次Pew调查。

  - 人们对所有机构的信任都日趋下降。

  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的世界颠倒了?

  我相信人们对机构信任度的下降和互联网上信息的自由流动紧密相关。

  在此之前,标志性机构通常都能够控制其组织的对外陈述,如果发生任何渎职行为,这些机构可以依托于他们被粉饰的名望来否认和掩盖大多数指控,因为要证明腐败是更加困难的(想想老派调查所采用的在报纸档案馆里截段摘句的法子吧)。

  但有了互联网(特别是移动互联网)之后,两个小时研究足以曝光的东西就抵得上曾经需要付出两年的努力,所以现在更多的人认为这种工作是值得的。

  人们完成了越来越多的调查,信息正以光速共享,对机构的信任也就不断被侵蚀。

  我相信,任何组织一旦扩张到了一定规模,他们的发言人如果要讲一个没有明显矛盾的连贯陈述,就越来越具有挑战性,甚至接近于不可能。 我们已经明白,在大多数大型组织中,太多的混乱使得他们无力按照他们想让人们相信的方式那样去运作。

  我们看到,在一个信息自由流动的世界里,拥有庞大规模和显赫地位的组织越来越不适宜生存,因为他们任何虚伪的举动都会被刻在数字记录中。

  好吧,那么这和区块链有什么关系呢?

  押注区块链就是押注在生态系统中繁荣的小型社区——这些社区虽小,却在对老牌大型团体构成越来越大的威胁。

  尽管经历了那么多关于比特币价格上涨,然后崩溃,然后再上涨的炒作,区块链技术仍会提高小型群体或个人之间相互交易的能力,无需依赖今天的标志性的中心化中介。

  加密货币价格的抛物线型上涨几乎可以保证,至少有一小部分现有的区块链公司将有足够的资金来实际进行技术和社区的建设,从而加速公众与标志性机构和中央权威的分离。

  这本质上意味着巨型企业——甚至是科技巨头——所占有的GDP比例将不断下降。他们的收入可能还会增加,但不会以忠诚员工所希望的速度增加。如果发生这种情况,人们将看到老员工延迟退休,年轻员工可以获得的开放领导职位越来越少。

  但是离开像Google这样有安全感的公司很有风险吧?毕竟你在世界上最适宜工作的公司赚得一手好薪水。

  一切都是有风险的。即使在储蓄账户里存钱也会让你面临银行和中央政府的偿付能力风险。

  如果1919年你在德国的一家银行存放了相当于现在的10亿美元的资产,到1923年,它们的价值会变成大约是1美分。

  安全感并不像人们认为的那样可靠,而且为了最大限度地提高组织的稳定性和盈利能力,这种安全感往往是以牺牲真相和透明度的代价来被制造和传播的。

  经历了区块链社区的激动之后,我认为核心就是赢得它。在听到加密货币百万富翁抱怨价格虚高之后我意识到,很多人实际上是被使命驱动的。

  这些加密货币百万富翁一手忙于发财,另一手也在发起一场对抗中央集权的沉默战争,我认为有一些人会赢的。

  即使这些革命者没有推翻银行和各国政府,如果他们在全球经济中的份额增长到5-10%,那就意味着全球加密货币的总市值很容易超过5万亿美元,比今天的估值高5-10倍。

  但是,即使我在宏观上可能是正确的,微观上仍然可能会犯错。我很可能会加入一个没有业务收入的公司,长期来看也不会去任何别的地方。

  但是对我来说没关系。在很短的时间里,区块链界的很多人已经说服了我,仅仅通过他们的镜头去看世界,已经远远比和朋友一起在一家最受好评的公司花第七年的时间去给世界打工更有价值。


  附件下载 :
相关文章:
热点推荐  
· 2017年常州税收增幅..
· 景市:陶瓷产业集聚提升..
· 徐州市加快建设淮海经济..
· 连云港发布2017年“..
· 姜堰6.58亿元齿轮传..
· 朱新礼还能把猪当儿子养..
管理工具 更多 >>  
· 全面预算管理:案例与实务指引
· 《成就卓越的培训经理》
· 《企业如何赢》
· 财务会计研究前沿
· 很科学的小测试:从点菜来看你是否..
职业经理人 更多 >>  
联盟广告  
Google提供的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