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天桥:没有做出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 不算怎么成功
 发布日期: 2017-11-06
 
来源:黑马网

坦率说我从来没有离开过,或者说我自己觉得从来没有离开过所热爱的东西,我只是不想重复我已经做过的事情

一、人一辈子到底追求点什么?

我这个人很少往回看。大学里没有主动给自己拍过一张照片,我的照片都是同学或其他人留下的,出去搞活动时他们拍的。我从小到大没什么照片,现在用的也是以前记者拍的那几张。

很多人喜欢回顾过去,包括回顾我的过去,但我很少回顾。我不看过去,我甚至都不看现在,我只看前面有什么需要我做的事情。

我一直在想怎样做一些让自己很兴奋、让大家很受益的事,但一直还没有做出来。

别人可能觉得我很成功,但我觉得没有做出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不算怎么成功。

pD3OZ03

我并不是说自己有多么高尚,就要做对人类有意义的事,但我确实想做一些真正让自己感到兴奋和快乐的事,就像我夫人说的,她觉得我对快乐的定义和别人不一样。

我以前曾经享受过一件事情,就是做“网络迪士尼”,但坦率说,最后做出的东西不是我要的东西。

2009年、2010年从业务看其实是盛大的第二个高峰,刚刚把游戏分拆上市,拿进来十几亿美元,加上自有资金20亿美元,财力没问题。

当时我们游戏的收入比腾讯还领先不少,因为我们运营能力特别强。

因为有钱,我当时还准备去买360和优酷、迅雷、YY等等,好像又可以再次回到高峰上。但生病后我意识到,就算可以把这些公司都买下来,再成为首富,又怎么样呢?

在2014年游戏私有化、下市过程中,我决定完全卖掉所有股份,而不是趁着A股再赚一把。

你为什么要重复一次?为什么又要把2004年干的事情到2010年、2014年又重新再做一次?好像比较没劲。我觉得应该去想一些更有意义的事情。

现在回过头来,我觉得非常幸运。我一直跟同事员工说,如果你对现状很满意,你要感谢过去发生的一切,哪怕是挫折。挫折改变了我,最后达到了平衡。

我有时想,你再拿“首富”给我,我愿不愿意换现在的平衡状态?不会。我觉得我都经历过了。

当时受到媒体的聚焦,经常跑电视台,但这本也不是我的成就感所在,而且这座山也很快就翻过去了。但现在支持脑科学领域的探索,才是真正寻找到了我的第二座山。我甚至觉得它不只是我一辈子的事业,而是一代一代的事业。

我有儿子和女儿,我跟他们说要像愚公移山一样,这个奋斗目标不是那么轻易能实现的,它要充满挑战。同时,它一旦成功就会造福无数人类。这就是让我非常兴奋的脑科学。

二、创业者面临的四种风险

20160730063845-Risk-Management

“企业以人为本”,如何“吸引人才”、“留住人才”、“用好人才”,对每一个企业都是重要课题。

企业作为牟利的商业组织,就是要把员工最本源的需求和最真实的东西进行还原,将工作背后的需求直接体现,在以“利润最大化”和“财富和幸福最大化”为目的之间寻求到平衡点。

商业模式的本质就是让人性得到释放,归根结底就是怎样满足人性需求,无论是对于公司内部的员工,还是对于用户而言,都是如此。

人性之中的很多东西都是可以被商业所用的,例如根据用户渴望所以创造了QQ,根据人们想表达渴望自己被认同的特质所以就做成了推特和微博。可以这样说,伟大的商业基本上都是对人性的合理运营。

总的来说,有四种风险,或许今天的创业者也还在面临同样的问题:

1.技术风险。比如黑客攻击等,这对于任何一个网络型的公司来说都是不可避免的。

2.恶性竞争的风险。我们的竞争对手曾经举报盛大偷税漏税,还有人举报我们使用盗版软件。于是我就得陪着检查人员,到机房、到仓库,把我们上百张正版的license(授权书)一张一张地点给他们看。

3.政策风险。网络是个新兴的行业,很多地方还有待国家政策的规范。

4.社会风险,也就是道德的风险。有些青少年玩游戏上了瘾,愤怒的家长和社会舆论也会把板子打到我们头上来。

盛大专门发行过一张青少年限时卡,希望经销商卖给十八岁以下的青少年限时卡,到了半夜十二点就把小孩子赶下网。

三、方向是雷达,成功渡过转型期的关键

news

盛大的幸运和不幸是共通的,网络游戏这一新兴领域,机会多,雷区也多,很多时候,盛大都处在暗流的中心,稍有不慎,便是全盘皆输。

而且我的内心是有家国天下的情怀,网游承载不了我的梦想。我每年上交国家利税有1个亿,如果这是在钢铁行业或者汽车业,一定会被当成大企业的典范而大加宣传,而我却不得不小心谨慎地收旗放帘,不敢对外多说一句话,所以转型是早就在计划之中的事情。

转型唯一的问题就是方向问题。方向是雷达,越是大企业就越是要小心,无论如何充分地讨论方向都不为过。

盛大有三次非常大的转型:

第一次是2001年,盛大确立的规则是:游戏按时间收费,在网吧抵达玩家,靠点卡和线上销售系统实现支付。

第二次是2005年,盛大改变的规则是:游戏不再只按时间收费,也可以按道具收费。这再一次成为中国网游业所遵守的规则,按道具收费的方式成为玩家最欢迎的方式。

第三次是2007年,盛大的新规则是:开放自己的运营平台,欢迎所有第三方游戏开发商把自己的产品拿给盛大运营。并且,鼓励创业,把研发者当做伙伴,与其分成。2009年,巨人、金山、腾讯等大公司响应,开放渐成气候。

通过这些经验,我发现:虽然转型中会遇到很多问题,但只要方向准确,所有的问题并不是转型产生的问题,而是转型不彻底产生的问题。



盛大在商业模式转型的过程中,遭到同行的反对、舆论的指责,甚至被华尔街认为无药可救。

但是我们坚持下来,并且实现了在之后的九个季度连续两位数的增长。只要你有经验,有数据,有逻辑,同时有义无反顾的决心,充分抓住机会,就一定能够成功地度过转型期。

这些尝试有些未尽人意,比方说以盛大盒子为中心的家庭战略,其实就是现在企业都想要做的生态,可我们的激进之处在于:盛大在一个错误的时间,启用了一支尚未准备好的团队,在超前的阶段,去执行一个正确的任务。

四、不要回头看,惋惜自己丧失了多少机遇

盛大这段经历让我得以成长,也得以反思,事后我总结了三点:

1.自我实现的需求

熟悉我的人知道,我并不是特别喜欢钱的人。我之所以拼命挣钱,就是为了证明自己的价值。

当我们的财务跟我报告说,公司一天的收入超过了100万,而那个时候我们只有100个人不到。这突然之间就好像是一种刺激,或者是警铃:我到底想干什么?我现在在干什么?因为100万这个数字足以让我安于现状了。

当时我只有三十岁左右,所以急需要有一个人来鞭策我,来让我们每天去反省和思考,就像唐僧西天取经一样,到了女儿国,有美女有金钱,你是选择住下来还是选择继续往西天?

我们希望有人在边上不断督促说:你应该继续往你取经的地方去,这才是你的理想。

这种诱惑力太强烈,我可以随时随地说:你来给我们做CEO吧,那我就变股东了,一句话就能把自己给解脱出来了。

但我的个性不希望在一个转型过程当中把巨大的挑子往这一扔,然后说:我去享福去了。这种事情不是我会做的。

2.给员工创造空间

对我来说,最不容易的事情,是在现代企业制度管理下,看着别人把自己某下属企业的经营做差了,而没有再亲自跳进去做CEO。

因为我知道,如果我这么做了,他们的信心就被抹杀了。我不需要告诉每个人的未来在何处,我只给他们创造一个能够自己掌握未来的空间。

这其实是更高等级的事情,不但要满足员工的需求,还要让他们实现自我价值。



比如,《征途》最初从盛大挖人的时候,我是有意见的。后来一看《征途》做得这么好,我没法对史玉柱有意见了。

我对公司的人说,这些人留在盛大能做出一款这么高在线人数的游戏吗?做不到。既然做不到,那人家走就没错。

3.围绕核心优势进行战略布局,做长久事业

在中国,十年、二十年仍能保持成功的企业已经很少了。这里最关键的就是如何围绕核心优势进行战略布局:

首先,企业的理想是什么?

其次,围绕这个理想如何布局?

最后,布局后如何执行,如何利用外部资源加快落实。

在中国做企业应该是幸运的。韩国那么小的面积都能有三星这样的大公司,中国应该有更大、更成功的企业。



许多年前,我看到一个记者在报道盛大的时候,引用了一个印第安语,“如果我们走得太快,停一停,让灵魂跟上来”。

我觉得它不仅适用于盛大,也适用于整个现在快速发展的中国。就是当我们的经济飞速发展的时候,我们常常会觉得灵魂稍微滞后了一点,但是一个没有真正灵魂的企业,实际上不能够维持这样的一种发展速度。

其实世界上没有做错的事情,永远有时间。不要回头看,惋惜自己丧失了多少机遇,也不要觉得自己当下尴尬,羡慕下一代的机遇,任何时候都有机会,关键是我们能否把握当下。

五、哪里接近我的目标,我就去哪里

至于投资地域,我觉得在我的眼中坦率说我不是那么区分美国或者中国。在我眼中什么样的方式能够让我实现自己的目标(更重要)。

我的前40年,当然前20年更多的我是在创造财富,在创造财富的过程中为社会有所贡献。

但是我一直在问自己,在中国都比我聪明的人很多,比我勤奋的人也很多,为什么让我能够有这样的财富?

我现在有了这样的财富,我能做的事情,发自内心的来说是利用现在还年轻、有财富,为社会和人类做点事情。在这个这一点上,哪里能够让我更接近我的目标我去哪里。

美国在基础研究上面比中国要领先。那我就要去美国找到这些优秀的科学家,包括一大批优秀的华人科学家,帮助他们发现我们人类的大脑的秘密。

但是我们中国在所有的这些基础研究实验,或者这些基础研究的快速进步上面也非常快,那样我也会回到中国来支持中国的科研和科学的进步。

从这点上面没有美国和中国的区分,只有哪里。就用我以前的一个比喻,哪里离球门最近,哪里能帮助进球,我就应该出现在哪里,这就是我对自己的地理范围的一个理解。

坦率说我从来没有离开过,或者说我自己觉得从来没有离开过所热爱的东西,我只是不想重复我已经做过的事情。

我30岁就已经做到的事情,如果我40岁还在努力地做,我的个性我会觉得我自己的人生非常失败。我从来没有离开过,指的是我从来没有离开过一直向前看的梦想。

我在做游戏的过程中,每天看着成百万的用户,在这个社区里面忙忙碌碌,有打猎,有战斗,有结友。我像一个上帝一样看着他们,任何一个数据的微调,他们都会发生剧烈的变化。

我就一直很感兴趣,什么让他们发生了改变。我们的大脑到底是什么给我们带来了冲动,是什么给我们带来了快乐?

就像我在采访中说到,我努力去奋斗,我努力去玩游戏,让自己的等级让自己的刀光下面加了一道美工的白光,这是不是我们人类的一种多巴胺分泌的根本的原因?

我想我会找到这个原因。我找到这个原因之后,一定会创造一种比现在的网络游戏更加让人激动的未来的娱乐方式。

它会从人体的各种感官上来满足你,不仅仅是视觉、听觉还有触觉、嗅觉、味觉。如果是这样的话,最终只有大脑能回答这个问题,大脑能解决这个问题。

我们的matrix我们的黑客帝国,我们一个真正的我们无法分清虚拟和现实的世界,会被创造出来,呈现在我们面前,并且最终来回答我们的问题:我是谁?我如何认定我自己?

我自己都很难知道我们人类如何评价自己,我会努力,会向前看,会找出答案的。

六、人如何认可自己,如何评价自己?

至于怎么评价我自己这个问题,坦率说我很少思考这方面的问题,因为我从来就没有把自己的时间放在评价自己这样一个我认为不是很有价值的问题。我所有的精力都在思考,怎么往前看,从来不回头。

脑神经这个词翻成中文以后感觉有点神经其实标准是neuroscience。现在我偶尔也会冒一两句英语,请大家能够理解。这会是下一个往前看的东西。

如果我真要评价自己,那么我是一个希望能够在未来自己的几十年内,为社会为人类真正做点有价值的事情的那么一个追求者。

我想这种追求也可以说奋斗,其实是我们每一位在座的在盛大工作过的,现在哪怕离开仍然向前看奋斗不止的那些人们的共同点,也是我们共同的价值所在。

如果你转换一下,把过往后悔变成一种兴奋、幸福,变成一种我对人生价值认可,那么今天我就可以坦然地坐在这里,这么好的风景和自己的家人孩子一起,能够生活的怡然自得。

人如何认可自己,如何评价自己?

如果我能够对社会有贡献,成为这样的人,这就是我现在努力想定位的目标。


 

相关文章:
·李开复:AI时代,努力工作就能买车买房的日子没了
·2018年,想成功,照做就行!
·解决你的瓶颈,向企业家和投资人学习最有效丨报名
·游戏研发的下一步怎么走?
·大悦城的十年,如何带着互联网基因“逆袭”?
·超级物种在前,多点Dmall在后:腹背受敌的盒马鲜生如何打好这场“运动战”?
热点新闻  
·
· 仰融高调现身 或再造一..
· 揭秘巴菲特午餐:优胜者..
· 楼继伟何不买下花旗?
· 成功者应有的八种思维
· 没钱如何创业:教你空手..
网上创业 更多 >>  
· 网红餐厅“赵小姐不等位”门店全关..
· 实战——网络营销最好的方法
· 微商红利期逐渐消退,犯下五宗罪,..
· 摩拜牵手网约车,流量变现第一步?
· 平台收录700万款App,覆盖1..
创业向导 更多 >>  
· 赵本山教你如何创业
· 如何成为最有价值的服装加盟商
· 商业计划书暗藏四大陷阱
· 高级经理人创业的13大障碍
· 什么样的公司贷不到钱
广告联盟  
Google提供的广告